时评-一年变化几何 网游业的九月风霜

没有不吐不快的观点,但总有些东西值得拿出来回味和谈一谈,去年的9月的Gamelook发布了近400条业界消息,而今年的九月大事好像没几件。盘算下去年的游戏业看看今年的国内游戏业,变化还是有一些。罗列一些些,拿出来跟大家侃侃

一 盛大二次转身

如果各位看官还记得去年9月游戏业的一件颇大的事,那就是盛大游戏09年9月分拆上市,当时的发行价12.5美元,李瑜还在盛大坐镇(如今不到6美元,本月曾冲高到7美元)。盛大游戏的分拆那是相当的聪明的会选时机,放到今年整个游戏业概念股基本却是一片惨淡,要有卖相还真难,腾讯股价这个月也在激烈震荡。所以大家看到唐骏吹牛还真把联游弄上了市,但你看联游股价,已经是仙股了。不过今年的网易彻底走出了颓势,WOW的问题得到解决,反映到股价上那不是涨了一点两点。

单看盛大,在国内游戏产业价值最大化的时间点分拆。而今年看到的盛大一系列大手笔的投资、并购、新业务整合,这里包括bambook、KU6、盛世影业、云游天地,并购Mochi、Eyedentity、重整棋牌和休闲业务成立边锋集团。一系列的布局十分大胆。有一句话说:盛大从不把自己当作互联网公司,而是一家娱乐公司。这里正在体现盛大对自己的定位,游戏业务目前是主干但将来是分支。我们看到正如当年盛大转型CSP免费游戏模式,今年盛大也在大张旗鼓的进行二次转型。让人印象深刻。

二 一片喧嚣的移动互联网

去年9月,李开复正式离职了google成立创新工场,还写了一篇煽情的《再见google》、后面出书、全国巡讲招人,堪称一年到头‘我型我秀’,到如今创新工场‘人满为患’、‘被迫’搬家,办公场地已经近似网吧。在这其间,摩根士坦利出了一个长达400页的移动互联网报告,狠狠的将这个概念顶上了天(现在几乎逢人谈移动互联网必有人引用这个数据,十分无语)。

移动互联网已经无法回避,如果大家经常看Gamelook,就会发现这一年来移动平台的新闻、产品、投资事件实在太多了,已经到了‘令人发指’的地步!android、iOS新闻大量涌出,不得不看,这确实是一场正在对游戏业和互联网行业带来深刻革命的大事。

KPCB在美国最早成立了一只针对iphone应用的创投基金、在去年已加大投资额,这是投资行业高度关注的领域。不过,有媒体去年还在关注如何在iphone赚钱、还在分析成功者经验,而今年已经变成传统的手机游戏公司如gameloft、popcap、EA变相占领了排行榜前XX位的尴尬。导致搞手机游戏已经变成个体户很难赚钱的局面。让很多创业者呜呼哀哉。早年赚钱的iphone‘个体大户’已经改头换面的去搞培训业了。行业变化实在太快,这才一年的时间。

而国内运营商的app store,经过一年的吆喝,联通、中移动、电信无不推出了自家的应用店,但明眼人都明白,那里靠谱的事情是很少的,否则中移动怎么自降身价开始‘放水’。更不要提手机厂商的各类app store了,联想的乐phone、三星的bada,还有二次回炉的nokia MeeGo,目前发展都很一般,三星的Bada的失败可谓真对不起三星巨大的发货量,据说应用数量还不足1000。而唯一崛起的手机商毫无疑问是HTC,目测下来HTC当前在小白中的占有量已经超过了iphone。而实质是android平台的增长率已经超过了iphone,正在急速前进打破iphone的封闭环境。

而海内外运营商market的惨淡,却存托出第三方平台的成功,这些一没硬件、二没具体应用产品的中间商,就做好了一件事,服务好开发者和用户、对接平台,提供收入来源和辅助开发工具,这些细节工作做到位,开发者不请自来。openfeint的成功堪称典范,以至于有人开贴比较openfeint与apple官方的game center,目前谁更强可见一斑。

三 ‘云’了,开放平台

开放平台这个词已经开始泛滥,在张朝阳嘴里的国内7个互联网巨头,可以说都有自己的一套开放平台体系,这里对业界最显而易见的表现就是,开发者资源变得太吃香,成了稀缺,谁能想到当初一些搞私活、业余玩、草台班子的小团队和没多少资金的个体户,如今能享受到被各巨头‘众星捧月’的待遇。更不要提那些有研发能力或产品在手的公司了。

选开发平台,其实就是占队。所以张朝阳所说一点不假,如今的国内互联网业的竞争已经变成了巨头阵营的竞争,小开发者依附在大公司下也许未来会越来越成为主流。但跟谁,主要还是靠谁更赚钱,谁能给开发者低成本的用户资源。

而遥想这一年Facebook对社交游戏开发者态度的大剧变,笔者实在为小团队在海外的‘小资生活’担忧。Credits的推出,我看多半有学Q币的嫌疑;而禁掉社交游戏的垃圾干扰信息、资讯类又禁止发布游戏资讯,导致的是未来在Facebook发布游戏的成本越来越高。所以这国外才有‘反叛联盟’这个奇异组织,小公司都不好混了。

而在腾讯的强有力干扰下,开心网、人人网从08、09年的如日中天,逐步走向了颓势,这一方面是腾讯的原因,另一方面是用户对社交游戏的好奇心逐步变淡所致。网游已经泛滥成灾的情况下,社交游戏这种轻娱乐的形式能持久么?而当年的李瑜也折腾了一个社区优谈网,如今声音稀少的局面,恐怕也是李瑜当初单干所想象不到的吧。

而小游戏的4399、7K7K、3366、2144这些数字网站,一下腰杆硬了,这一年成了香馍馍。另一波海外社交游戏or媒体公司也曲线进入了中国,包括Zynga、Playfish、Linkedin都已来到中国低调潜水。但同样也有cyworld、myspace这样的海外公司先行败退。

四 众多的国产游戏被2了、自研的大作储备中

今年以来被2过的游戏可不少,天龙、征途、诛仙、天下、成吉思汗、英雄年代、刀剑,后面都带了个2,这个放在盛大手上已经玩了多少遍的套路,终于被大家开吃了。而网易还憋出来一个西游的唯美版。传奇当年遇到的瓶颈现在各大公司主力游戏都开始经历了。根据传奇的路子,模式是成功的。

而在新游戏研发方面,腾讯、完美、盛大可谓出动了主力部队开始做大手笔的投入,盛大凭空搞出个ALLStar,推制作人制;而金山为了这新的一年的‘搏命之旅’,把原先历经腾讯、盛大的吴裔敏挖到帐中,开了个10款新游的‘武林大会’。而畅游的《鹿鼎记》已经难产了几个季度,被华尔街催了又催,就是为了做一个成熟度高经得起目前市场竞争的游戏。今年下半年到明年,一个密集的上市公司新游戏发布期将轰然而至,这无疑是一场业内的产品的大考。输了,亏了几年时间、金钱的投入、欠了一群开发团队的青春债,胜了,主力游戏换血。

而只得一提的是,今年像《弹弹堂》、淘米的《赛尔号》等webgame,居然收入堪比客户端游戏,所以不难理解一些创业公司开始就直奔webgame而去,相比于客户端游戏的麻烦琐碎,webgame周期短、失败率高的特点,让无数梦想一夜致富的创业者拼死一搏。而休闲游戏中的《三国杀》一年来,高奏凯歌真成了业界的黑马,‘三国杀’已经成了一个形容词被文人墨客使用,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,遍布全国的桌游吧堪比网吧,成为新的‘吧’。

随着开放平台概念的出现,原先的‘联运’已经激不起业界一点浪花,‘李鬼’满地开花,实在是不新鲜,概念在这一年来已经有点过时了。由于QQ的强势,一看产品运营还不错,联运变成了买断、或者干脆入股不分彼此,也实在无语,不过总比不掏钱山寨你强了。

五 海外游戏逆袭

这一波大家都看得到的FF14、龙之谷、C9、LOL、怪物猎人、星际2、还有WLK、七龙珠,国产土鳖PK洋货,今年开始奏响,拭目以待。

就说这么多,再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